毋酩。

大家月饼节阔落鸭❤️

最近实在没时间码字,过节都不知道发什么(说的跟你写过什么一样,乐色

激情p四张表情包庆祝一下(什么

p1是小竹子那张的原图🙃
看我竹子骄傲的小眼神2333
菊花牌家徽,小公举的选择。你,值得拥有

❌开学颓废高二狗,挺尸❌

教科书式·嗑cp从来不交党费
⭕️本命霹雳羽慕⭕️
⭕️如果你也爱枪花,我们将是最好的朋友⭕️
喜欢各种老剧,本命焦恩俊❤️

虽然不产粮,但是求同好唠嗑——

霹雳·漫威·音乐剧·枪花·SPN·古龙
贾尼/锤基/贱虫/盾冬/银鹰
蝶月/龙剑/风雀/日月/最绮
陆花/莫萨/谜鹅/DS/静临/国太

叛变到batcat,这对太甜了!
丹宫毒唯,天雷烟后!!
盾铁和虫铁接受无能!!

【陆花】被动型冲动(前文链接/全文修改)

修改了之前的格式,lofter总是吞空格,索性直接空行

以及更改了很多不太满意的表达
不嫌弃的话还是翻一翻的好,因为之前的确非常不尽如人意!谢谢你们一直读下来!!

用电脑放了超链,因为咱不用电脑更文,所以之前一直……抱歉
主要是消失太久自己都忘了写了什么(要脸吗

壹、贰




【伍】

虽然陆小凤的轻功已是江湖一绝,可他仍觉得自己的轻功从没像今天这样好过,更绝不会想到这样好的轻功竟要用来躲花满楼。

陆小凤心下叹息,脚下却毫不含糊,彩翼双飞几个纵身,身后早就不见小楼的踪影,像是刚刚从未到过那里。

陆小凤停在了屋顶上。

这当然不是青楼的屋顶。

一想起方才种种,即使现在是顶热闹的夜晚,陆小凤也断没有到那地方的心情了,况且现下白日高悬,阳光正好。

陆小凤又叹了口气,他已经数不清自己这一上午叹气的次数了。

既然是不愿想也想不通的东西,陆小凤便索性抛之脑后,先解决最要紧的事。

简而言之,他饿了。

而这是一家酒楼的屋顶。

这家酒楼不说很有名气,却也不是很冷清,这儿的酒不最珍贵,但绝不糊弄人。

等到喝今天的第一口酒时,陆小凤的心情终于舒畅了些。因为他发现即使是店家这里最便宜的酒,也不像别处那样掺的水比酒还要多,有的还发了酸。

他还将花满楼借给他的钱攥在手心。

不知为何,他的手心竟有些汗湿了。

店小二小跑过来,问道:“您要些什么菜下酒?”

陆小凤几乎要把“黄酒”两个字说出口了,因为他正喝着白酒。

黄酒配白酒,岂非令千杯不醉者都无力招架?

在心情烦闷时,嗜酒之人岂非要用这种方式,让自己酩酊大醉?

陆小凤现在的确很烦闷,不仅如此,他还很闲。

除了关于花满楼的这个算不上麻烦的麻烦,他几乎只剩下大醉一场这一件事可做了。

但陆小凤顿了顿,最终只是强笑道:“贵店的拿手菜……”

小二立即倒豆子一样报了一串菜名。

片刻后,陆小凤看着满桌子的佳肴,一脸无奈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菜,喝这么好的酒了。

可他竟一点胃口也没有,而他手里还剩下很多钱——足够点城里最好的青楼里最美的姑娘陪他一晚的钱。

“我到底在做什么?”陆小凤问自己。

他摇了摇头,仰头往嘴里灌酒。


【陆】

令人舒适的熏香弥漫在空气中——免不了还有些催情的作用。

这里毕竟是青楼。

陆小凤本不想来的,可他还是来了,甚至现在的确如他白天所想的那样,正站在这家青楼最美的姑娘的房里。

可和预想中不同的是,他看见这样一个美人的时候,竟觉得对方没那么美了。

陆小凤,你完蛋了。

那美人显然见过他,但也不是多熟,她笑道:“陆大侠今儿晚上是怎么了?该不会是看上了哪家的千金,背着她来的吧。”

陆小凤扯了扯嘴角,道:“陆某今晚……咳,姑娘好梦。”说着便从窗户猛地滑了出去。

他分明听见身后那名妓子的轻笑,似乎在笑怎么会有他这样的冤大头,刚花完银子没就跑了。

陆小凤又到了屋顶。

还是那家青楼的屋顶。

他还在想那个姑娘的话,一时没意识到自己又叹了口气。

陆大侠看上了哪家的千金?

千金没有,公子倒是……

他决定在屋顶这么坐上一晚,好让自己犯了病的脑子清醒过来。

明明上午那些不是自己的本意,可现在他知道自己好了,却还是一想到花满楼,就觉得心跳乱了一下?

“陆小凤啊陆小凤,你真是疯了。”

月黑风高,谁都没有注意到屋顶上的陆大侠。

也没人知道他正想着花七公子,想着他会用什么方式和陆小凤分道扬镳——或是装作若无其事,只要陆小凤自己不再提起今天的事。

至于两情相悦?下辈子吧。

陆小凤不敢想。他混蛋了那么多次,这次却彻底怂了。

除非花满楼也疯了,才会喜欢陆小凤。可花满楼非但不疯,他还是个君子。

这般胡乱想着,陆小凤竟是坐着睡着了。

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他站在花府大门前,看着迎亲的人把轿子抬进门,耳边充斥着杂乱的、喜庆的声音。

新郎官是花满楼,而他是来喝喜酒的。

这个认知让陆小凤浑身发冷,却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陆小凤发誓,只要看见花满楼穿着喜服,礼貌和他交谈的样子,他立刻就放弃任何想法,无论是梦还是现实。

他睁开了眼睛。

看来还是骗不过自己。

陆小凤若是做了这样憋屈的梦还能入睡,那就真的是没心没肺了。

他掸了掸身上的灰,运起轻功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tbc.

PS:抱歉!我估算失误!小凤凰比预想的磨叽多了2333

天知道我昨晚好不容易熬夜写出来了一章,结果老家突然断网,没发布成功,结果全没了QAQ (因为回老家之前用电脑放了链接,就直接用老福特……

【MCU·多cp】屋顶告白大会·中篇

沙雕段子第二弹
已经在黄泉路上欢乐地蹦哒了
有没有超能力随缘(什么?

* 本来是想写成年锤基的,毕竟是老夫老夫了(x
  但是这个年龄设定不好弄emmm
  so,是短发少年组!(请尽量忽略

* cp见tag,轻微提及贾尼注意
每天都在非常认真地ooc!

这是上篇(终于能用电脑了呜呜呜

①Thorの告白·锤基

“你们是希望我……”Thor必须要承认,他并不是很想——

[告——白!]

没错,就是这个。

“好吧,好吧。但是——还是得从秘密说起。”

“我有个弟弟,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弟弟。”

“但不得不说,他非常聪明,以及……可爱。”

Loki——Thor口中“可爱”的弟弟,正躲在人群中笑着看着他。

嗯,狞笑。

“有一天,我发现——”Thor做了个深呼吸,“我喜欢他……恋爱的那种喜欢。”

[哇哦——!!]

“Thor!What the——”Loki连狞笑都维持不住了。

“咳,别误会,后来我才知道——我们不是亲兄弟。”

[在一起!在一起!]

在人群更加沸腾的同时,某些知悉内情的同学在心里倒计时。

Loki到底什么时候亮出藏在袖子里的小刀呢?

“我说完了——”Thor也在偷偷观察着Loki的反应,虽然隔的很远,但这难不倒他,“certainly not.”

“Loki,I love you.”Thor觉得自己应该没平时那么……让Loki有骗他的欲望,就算是告白也显得非常正经——至少比前几位要好的多。

事实上,操场上的Loki也是这么想的。

brother竟然没有全程扯着嗓子大声喊叫,这让他比平时更严肃了些,平时嘛,就像只大型犬。

不过他才不会承认Thor这个样子很迷人,不可能的,一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黑发少年转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手里的小刀,做出个勉强能称之为冷笑的表情。

Loki现在的确没心情骗他了,他只想直接到楼顶给那个耿直boy一刀。

“Uh,brother.I……”

Loki回过头,Thor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。

……他是什么时候下来的?!

②Wandaの告白·幻红

Well, guess what just happened?

当某些同学还暗戳戳地准备拍下捅肾镜头的时候,楼顶上只花了三秒钟就完成了“交接工作”,本该站在那儿的Thor没了影。

“Vision——”这个跳过自我介绍的高调开头唤回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“Wanda!”操场上立即有了回应。

好的两位同学,知道你们非常有默契了,既然这样就回家慢慢谈恋爱,岂不美哉?

虽然Vision的声音不算激动,但他抬头望向Wanda的眼神——连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染上一股甜意。

“昨天,Vision和我表白了。”Wanda始终与Vision对视,两人似乎自带粉红色泡泡特效。

至于表白的地点和方式,那就是两人的秘密了。

应援学生表示,这种时候应该保持沉默,人家是专门来虐狗的。

“我要说的是,我也爱你。”

回应她的是Vision专注的眼神和同学们悲愤的视线。

-----

“不瞒您说,sir.”Jarvis看着站在不远处和自己有些相像的小鬼,脸上挂着得体的假笑,“我认为这是对我的挑衅。”

“这么伤眼的画面,sir还是不要盯着看了。”

Tony还没说话,就真的被挡住了视线。

“Jar…唔……”下次亲之前提前说一声不好吗?

可喜可贺,扳回一局。

呜呜呜这个糖,果然是看过才更想尖叫了啊啊啊啊(喂喂你还记得要考试吗?!
原地旋转升天!!

【MCU·多cp】屋顶告白大会·上篇

最近熬夜复习,白天心情略烦躁→这种时候当然要写一些沙雕段子治愈一下啦(x
不过这大概是考前最后一发了呜呜呜
梗是日本“校园疯神榜”→屋顶告白+未成年主张(吐槽大会→两个一锅烩

* 年龄大概是高中组+教师组,请忽略我一团糟的年龄设定

* 教授是学校校长,Wade未毁容(剧情需要,有超能力

* 应援学生的对话用[]表示

* ooc预警!!
  cp见tag

①Pietroの告白·银鹰

“我是Pietro Maximoff——”蓄着胡子的银发少年站在教学楼顶,朝下面大声喊道,“今天——由我来说开场白!”

[欸?为什么不是校长——]

“因为——教授和——我老爹——约会去啦!!”

[哇!!]

“在此之前,我也——有一件——很重要的事——想要说出来——”

[是——什——么?]

“我——喜欢——我的——箭术老师——很久了!!”

[咦——?]楼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个方向。

Clint正扶额站在那里,表情一言难尽。

“kid,我不反对早恋,但是不代表可以和……”

“我喜欢Clint Barton——这件事——老爹和教授——还有姐姐——早就知道了!!”Pietro盯着Clint,决定打断他的挣扎。

“Old man!您介意我——当您的——男朋友吗?!”

“介意……我的意思是——如果你保证不再使用超能力翘课的话,或许我会考虑的。

②Pietroの主张·贱虫

“现在——我还要说一个秘密!关于我的同班同学——Peter Parker!”

[是——什——么?]

“Pietro?!Hey!”Peter想把蛛丝糊他一脸。

“Peter Parker——他喜欢毕业班的学长——Wade Wilson!”

[喔——!]

“众所周知——学长有——很多很多追求者——和很多很多——前!女!友!”

[正——解!]

“Peter有——很多很多迷妹——和很照顾他的——学姐们!”

[正——解!]

“但是Peter——却天天——买墨西哥鸡肉卷——给Wade——没有一天——忘记过!!”

“kid,你给我下来……”Clint太阳穴直跳。

“kid,不解释一下吗?”另一边,Tony似笑非笑地看着Peter。

“……Mr.Stark,冷静,我……”

同样是“孩子”,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那么大?!

③Wadeの告白·贱虫

“哥就是Wade Wilson,没错,就是——刚刚被告发的那个——之一。”Wade没有卖力大喊,但所有人都听见了他的话。

女生们开始起哄,当然,其中不包括他的爱慕者——不用猜都知道,他是干什么的。

“有些话,哥觉得必须在这里说出来。”

[是——什——么?]

“美女们,求求你们别再挑Peter来找我的时候——强吻我,然后一脸红着要我负责——我指的是当她的男朋友。”

“哥自从高二——就没有再找过——女朋友!”Wade悲愤欲绝,“可是——有同学说他看见——上周——哥又双叒叕和一个女生——分手了!!”

人群爆发出一阵哄笑。

“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——哥有——男朋友——!”

“其次,我们的恋爱——遭到了——长辈的阻碍!”

[欸——?]

“虽然某个家长——很——可——怕!但是,哥是不会放弃的!”

“Spidey!!哥永远——爱——你!!”

“呃……Wade,Mr.Stark说他不会同意的——除非你去死。”

“没问题,”Wade解下腰上的安全绳,“等着——哥这就跳下来!!”

虽然自己在做笔直的自由落体,但Wade更愿意管这叫“幸福得旋转升天”。

然后,他被Peter情急之下发射的蛛丝糊在了墙上。

围观的应援学生表示,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超级英雄什么的,满校园都是。

④Peterの主张·贾尼

Peter站在屋顶上,略带歉意地望了Tony一眼。

后者抬头,正巧与他对视。

……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“那个,hi,我是一年级的Peter Parker!”

“其实,Mr.stark——刚刚会生Wade的气——这完全是——迁怒!”

[欸——?]

“Gosh!”Tony觉得胃疼。

“因为前天——Mr.stark和他的管家先生——接吻——被我看见了!”

[哇哦——]

幸好Jar没和自己站在一起,Tony暗道。

然后,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。

“Sir,他说的没错。”

Tony认命地叹着气,握住了Jarvis的手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【羽慕/原著向】非梦

千万别问我少艾是怎么突然复活了,因为我也不知道
既然昨天是羽仔的登场日,今天就要宠着他嘛(什么
当然是要什(shao)么(ai)就给什(shao)么(ai)啦

又名《耍酒疯被死去的心上人目睹了怎么破》
PS:此文味道像苦糖,ooc废话还多,不建议阅读.
嗯,以上



————

“羽仔,没事……没事了……”

在混沌的悲楚中,有人揽过他,轻轻拍着他的肩头。

但在温柔的安抚下,他看见那人被染红的衣袍和嘴角血迹。

羽人非獍很清醒。

他知道这是慕少艾拼死把他背回水晶湖的时候,两人经历着追杀和伤势的折磨。羽人宁愿回到那个时候。

至少他还没有沉睡不醒,不知生离和死别。

而这只是个梦罢了,羽人很清楚。他感受不到水晶湖的水流,亦觉不出慕少艾的怀抱。

至于是什么蛊惑着自己朝那暖黄色的衣袖伸出手,他不知道。

——什么也没碰到。

羽人非獍缓缓睁眼。

又在亭中睡着了。他抬头,梁上的灯笼被风雪夹击,摇摇晃晃,却一直,一直明亮如初。

这次的梦醒的有些快。

自退隐这些年来,类似的梦已做过不下千回。

内容无非是慕少艾、慕少艾和慕少艾。

哈,偶尔也会有独孤缺,这时梦中的自己常常尚在儿时。而慕少艾一样会出现,在梦的最后冲年幼的自己轻笑,一如几十年后在落下孤灯的初见。

起初他还有对恩师的愧疚和对那人压抑的情感,醒来后几欲发狂,后来却只余粉饰的漠然。

反反复复做着毫无新意的噩梦的他,就像狱中每次都经历同一种酷刑的犯人,只消熬过去那么几次,便习惯了痛的方式,有了保护自己的生理机制。

想来自己天煞孤星的命格,又能留住些什么?

   


羽人非獍突然想喝酒了。

一个刀者不应该喜欢酒。而且老实说,这种东西并不会消减半分寂寞和无望,所以羽人并不怎么饮酒。

但慕少艾还挺喜欢,甚至还教了他如何酿酒,于是当时的他只好一脸不情愿地把这东西埋在了落下孤灯的雪地里。

后来,他也偶尔自己试着酿过,可没有人与他共饮。

记得愁落暗尘偶尔也会与他一起喝酒,而后来呢——他也不在了。

 一杯酒饮尽,带着醇香的辛辣刺激着味觉,不过很快便可以被适应。



 刀者的眼神依旧清明而漠然。

“慕少艾……”

 ——但似已酩酊大醉。

羽人从来没醉过,他不知道自己喝醉了会是什么模样,也不想尝试。但听说醉酒者言辞放纵,无所顾忌,周围的人也不会见怪。

而落下孤灯又有什么旁的人呢?只有一个缩在阴影里的羽人非獍罢了。

你醉了,羽人非獍,想说什么都可以,没有人会听见,而你自己,听说睡一觉就会忘的一干二净——到时只需这么催眠自己。

“慕少艾……”羽人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,“你说清闲是福,可在落下孤灯,没有你,没有朋友,羽人不过是静候无期的死亡罢了。”

“了结性命很简单,但这就辜负了师父、朋友,还有慕少艾,你这个笨蛋。哈,你问我朋友去哪了?都死了,在你之后,先是泊寒波,然后是西风,西风死了,也是为了帮羽人,她才刚与燕归人归隐……

“愁落暗尘和倾君怜,还有皇甫笑禅……

“乐波君和风不知,他们本来是要杀了羽人的,可最后却因我而死,和西风死于同一人之手……我凭什么?慕少艾,羽人非獍凭什么?”

羽人大概真的醉了,尽管一开始只是个借口,可大概这东西会让人上瘾,酒坛将空,独饮之人双目泛红,却仍只是用冷漠的声音和呜咽的语调讲述着。

“克父、害母、断六亲、损师、折友、绝恩义、一生无爱。”

“这二十又一个字,羽人一个都不敢忘。为什么,你们还是不在了?”

“姥无艳死的时候,我想,虽然我不喜欢她,但这也算作一生无爱了吧,毕竟到那时身边还活着的,几乎都是想让羽人非獍死的人。”

“凤凰鸣身死,燕归人生死未卜……”

……

羽人非獍从出生到他退隐,那称不上几十年的人生里说过的话,大概都不及这一时半刻的多——是说,一只没有人在意的折翼鸟雀,偶尔躲在阴暗处叽叽喳喳,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反正会打趣自己的人也不在了。



酒喝尽了。

羽人非獍蓦地松手,木制的酒杯没立稳,一路滚进雪地里。

他转头,有些茫然的盯着亭外的风雪。

风刮了进来,把雪花卷落在他身上。他又清醒过来。

可不知是白茫茫的雪地太过刺目,还是让雪水湿了眼,一滴泪悄然滑落。

“哎呀呀……”

“谁!”

 语调、声音,都是羽人非獍一辈子忘不掉的,但他早就死了,所有人都知道,羽人非獍更是。

四下里静极,只有风还在周而复始地呼啸。

喝醉了啊……

原来他喝醉了会变得那么可笑,甚至还出现了幻觉。这副难看的样子,若是被慕少艾瞧去了,定是要——

“刚来就见到借酒消愁的羽仔,老人家的运气真是好啊。”

雪地里凭空出现的暖黄色衣角进入了羽人的视线,他僵硬的抬起头——

六翼展开。

“为何冒充慕少艾?”

刀者的声音并不大,也并不激烈,甚至没有问对方“你是谁”。

他只知道,在很多年前,世上已无慕少艾。

来人并没有被他这副随时准备攻击的模样吓到,仍旧慢悠悠地迈着步子,在雪中留下依稀可见的脚印。

“呼呼,羽仔,这么说就不对了,药师我早就被世人遗忘,不会被冒充啦。”

羽人非獍忽有些疲惫。他不像阿九,早早便结识慕少艾,但他熟悉那人的每一个细节,比任何人都了解。

 听起来像是扭曲的情结,不过事实的确如此。所以当那人走近时,紧盯着的羽人非獍几乎瞬间就断定其身份。

正因如此,羽人非獍反而失落了起来。

又是梦吗。

“慕少艾。”他卸下了戒备,平静地唤道。

“哎呀呀,太叫老人家伤心了,看见我还活着羽仔不应该激动地跑过来吗?”

羽人非獍沉默地看着他,黑沉沉的眸子像是什么也没有。这让慕少艾有些不自在,他扬起了惯常的轻笑:“呼呼,羽仔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吗?”

“你刚刚说错了。”羽人终于开口,声音有些沉闷。

“你没有被遗忘,”他微微垂下头,不再盯着眼前的人,“我还记得。”

“羽仔?”

“朱痕和阿九亦然。”像是觉得上一句话不妥,又像是变相的谴责,羽人补充道。

他第一次做这样真实,又脱离出那些灰暗的回忆的梦。也许是因为酒。

还是回到挣脱不开的回忆里吧,那才是我应得的惩罚——别用这么真实的东西给我希望。羽人非獍想,在这之后,他大概又要逃避了。

“慕少艾,你的朋友都盼望你活着。”

“很多人都想让我死。可你不让他们动手,他们不敢杀我,我也不敢。”

“慕少艾,羽人非獍和你一起死了。”

“而我,没有死的资格。”



羽人非獍没再说下去,他今天已说了太多,而这些原本只是每晚噩梦的边角料罢了。

慕少艾的笑随着羽人清冷的声音一点一点地沉下去。

他发现所有的幽默风趣似乎都不太管用了。

慕少艾所以为的救赎和以命换命,于羽人非獍不过是无尽的自责、梦魇和武林中人的敌视。

道理谁都懂,可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“羽仔,我没法看着你去送死。”慕少艾叹道。

“所以?”你就要替我去吗?

“羽仔。”

“别叫我羽仔。”羽人下意识地接口,然后一愣。

再这么下去,他会永远沉溺在梦境里吧。

“羽仔……”

“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他终于再次看向慕少艾。

白发的药师愧疚地苦笑着,记忆中永远代表着光的身影此时忽然黯淡了。

“慕少艾,别这么笑,难看。”

“慕少艾,他们都死了。”又一阵沉默后,羽人非獍道。

“羽仔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“所以你可以收回那些关于传宗接代的歪理了。”

“耶,听说羽仔还为一个美人自断一臂,看样子是喜欢人家啊。”

看出慕少艾轻快中隐藏的责怪,羽人错开目光,忽然有些心虚。

“她也不在了。”

羽人知道慕少艾觉得他把自己看得太轻,他却怕慕少艾知道恨相逢的事。

幸好,他还不知道。

姥无艳喜欢他,羽人当然明白。而他只当姥无艳是朋友,为朋友付出一切,是和面前这个人学的。

可笑的是,他求死不得,身边之人皆因他而亡。

“看来药师我是没法把羽仔嫁出去……”

“慕、少、艾!”

“哎呀呀,开个玩笑。是说我舍不得把羽仔拱手让人啊。”

羽人非獍怔住。

慕少艾怎么会说这种,像是喜欢他一样的话。

他决定结束这个荒唐的梦。

     


当羽人非獍快要抓住他的衣袖时,慕少艾不着痕迹地躲开了。

哎呀呀,羽仔怎么会做这么孩子气的动作,要抓也是抓手啊。

谁知还没等他调侃,便见羽人非獍瞬间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,整个人似被浓重的绝望淹没,靠近他的那只手触电般地颤了一下。

慕少艾难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知所措。

“我说羽仔,不牵药师我的手,是嫌我年纪太大了吗?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不着痕迹地握住羽人非獍的手。

“喂羽仔,终身大事要不要考虑一下老人家?”

羽人非獍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,一阵刺痛。

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



羽人一只手还被牵着,肩膀就突然被人环住,下巴偏偏正巧抵在那人的右肩上。

慕少艾一手揽着他,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脊背。

“好了好了,羽仔,回神啦……”

骗人的吧……

这不是个梦吗?

羽人蓦地有些委屈,虽然他已经有些淡忘了“委屈”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。

慕少艾没死——羽人非獍的自责,旁人对他的怨恨,皆无意义。

不过,他现在是庆幸的。

“羽仔,刚刚那种时候,应该牵手而不是抓袖子。”

羽人非獍任由慕少艾环着他的肩膀,没答话。

“呼呼,莫非是害羞了?”

“我不敢。”

朋友,是不会牵手的。

“怪药师我说得太晚咯?”

“嗯。”

这下换慕少艾没话说了。

“……羽仔,吃苦糖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耶?回答得那么干脆,还不如小阿九。”

“阿九早就恢复成大人了。”

“呼呼,那他的羽叔叔不是大人吗?”

“慕少艾!”



喝醉的羽人最后还是睡着了,慕少艾拿起桌边的胡琴随意弹着。

“连着喝了一坛酒也没事儿,酒量尚可。朱痕诚不欺我呀。”

片刻,他站起身,抚上羽人非獍的眉心。

“这样就好看多了。”

“下次一定要看看羽仔笑起来的模样。”

白发黄袍的药师循着来时的脚印,缓缓走远。

半晌,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侧过头回望:“哎呀呀,不小心看到羽仔流眼泪呢,下次来还是不要提这件事了……是说药师我把睡着的羽仔一个人丢在那里,是不是太不厚道了?



羽人非獍醒来时,手边多了件东西。

一个暖黄色的小巧布囊。

不用拆开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他轻轻拿起来,拂去上面零星的雪花。

糖是苦的。

刀者拿起胡琴,走进落下孤灯的风雪里。

慕少艾离去时的脚印,还没有被完全抹去。

他踏着那些痕迹,一步一步,走得小心翼翼,直到那人消失的地方。

他没有骗我。

苦味散去,羽人非獍的舌尖漫上一丝甜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
    
      

吹爆小蝴蝶的帅气、老谈的自信、羽仔的逻辑和少艾的……皮?
老谈:【惊恐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,我爱的是素还真(?

p2似乎看见了谈素在秀恩爱x

救救沙雕强迫症!裁截图黑边的时间比截图的时间还长xxx

日常沉迷Lestat,他怎么可以这么美!
阿汤哥怎么可以这么帅!!

【陆花】被动型冲动(诈尸啦!

这是诈尸,不是复键xxx
这个月要会考了QAQ 辣鸡高考改革毁我青春!!
我知道你们一定忘了上一章是啥,没事,咱也忘了(喂你…
下次这两只就可以领证了(不是
手机没办法放链接,少侠们戳头像吧


【肆】

当然,这话端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但陆小凤若不添上这一句,岂非连表面功夫都省了。

如此到好,明儿个这“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和花七公子决裂,后者扬言从此分道扬镳,江湖不见”的消息怕是要在江湖上传遍了。

只不过花满楼君子气性,绝不会如此强硬……只希望最后把这事儿揭过去,好歹给自己留个面子,陆小凤盯着对面的人,颇为自暴自弃地想道。

而此时本该反应激烈的花满楼却并没有说话,只静静喝他的茶。他有些黯淡的双眼此刻似乎有一种奇妙的魔力,穿透了陆小凤的灵魂,带着了然的笑容直视陆小凤并不坦然自若的内心。
     
就算挚友说出了似乎最令他惊愕的话语,花满楼习惯上扬的嘴角也没有压下去分毫。

而他发现刚刚还急于辩解的陆小凤没了动静,那道目光始终落在他身上,人却像是忽的神游天外了一般,便以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道:“七童倒不知陆兄还爱开这种玩笑,是以方才差点儿当了真。”

陆小凤听得什么“七童”“陆兄”,才猛地回过神来,暗骂自己是个不要命的流氓。
      
至于原因嘛,陆大侠才不会承认他看着似是对他心思了然如斯的花满楼,一边惊出一身冷汗,一边却又觉得这样的花公子异常……夺目。
      
没错,夺目。
     
花满楼温润如玉的气质,清俊出尘的眉眼,比陆小凤的任何一个红颜知己都令他移不开眼——可他一个浪子,兜兜转转,得到了无数女人的心,最后却把自己的心剖给了少时相识的挚友,岂非造化弄人?
     
他娘的,陆小凤又骂了自己一句,你没救了。
     
他咳嗽了一声,道:“自然只能是玩笑,想必花公子虽这般说,心里却指不定怎么打趣……”
    
“陆兄。”
      
陆大侠后背一凉,不由咽下了话音。
    
“若花某是陆兄的红颜知己,陆兄少不得落个始乱终弃的名头。”
     
陆小凤呼吸一滞。
     
小楼里很静,静得窗外的鸟鸣都显得分外嘈杂。
     
嘈杂得让陆小凤有些耳鸣,而随后震颤又直达心脏。
     
这大概才是句玩笑话。
     
一个浪子,在江湖上大有名头的浪子,有一天好不容易说了句掏心掏肺的话,本该是件令人动容的事情。
   
可现在,他自己也说不清了。
     
陆小凤在这之前从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麻烦,更没有临阵脱逃过。
     
在这之前。
     
这个玩笑到此为止了,或许该去喝杯酒了,陆小凤对自己说。
    
“七……花兄,无缘无故来蹭你的茶喝的确很不厚道,”陆小凤站起身来,觉得自己的肢体动作又不听使唤了,“茶很好,但陆某就不叨扰了。”
     
花满楼却只是抬头,温声道:“今天阳光正好。”
     
陆小凤心中烦闷,并未细想,只道:“的确很好。”
     
花满楼侧身站起来,他的眼神终于离开了陆小凤,这让后者暗暗地松了口气。他慢慢走至窗前,伸手抚上他的花。他甚至知道这是它们中哪一朵,嘴角的笑便更温和了。

阳光斜照在他身上,令房中的另一人移不开眼。
       
陆小凤却又觉得眼前的景象刺目得很。
      
七……花满楼这是在暗示陆小凤还不如一盆花吗?在我面前笑得瘆人,转头就对花笑得那么……
       
陆小凤蔫得更彻底了。
     
“陆兄若是去酒楼独饮或约了朋友,不知花某可有幸同去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还没缓过神来,或者说他有些没由来的委屈——以前怎么不知道花满楼喜欢撩完就跑,简直比我还渣!
     
花满楼道:“现在阳光正好,陆兄想去何处?”
     
陆小凤道:“陆某去何处,却和这阳光有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 
花满楼虽背对着陆小凤,陆小凤却知道他一定在笑,虽然他不知道花满楼在笑什么。
    
“若陆兄要去别的什么地方,现下这么好的太阳,那里怕是还未开门。”

陆小凤呼吸一窒,手指不禁颤了颤。
     
花满楼身后又没了动静,像是从来就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
一只麻雀拍着翅膀,从栏杆上晃晃悠悠的飞走了,弄出了很大的声响——至少把陆小凤惊醒了。
    
他嘎声道:“无妨,陆某自可找个角落等上一等。”
    
不过片刻,陆小凤又恢复镇定,笑道:“不知花兄看在知己的份上,能不能借陆某些身外之物……毕竟那里的姑娘们,可都不喜欢穷光蛋。”
      
陆·撩妹高手·恋爱白痴·小鸡悲愤欲绝,决定彻底不要面子了。

“陆兄的麻烦还没有解决,花某实在良心难安。不过你软香在怀,我却连只麻雀都留不住,也算是扯平了。”
     
当“如愿以偿”的拿到一把银票和碎银的时候,陆小凤僵在原地,耳边的气息和话语让他和花满楼接触着的手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。
     
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作罢。
     
花满楼收回手,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     
陆小凤攥着手中的东西,又僵着身子退了两步,最后一瞬间便没了踪影。
     
他的轻功很好,好到连花满楼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。
     
但他知道,这只凤凰这回是真的走了。
     
落荒而逃。
    
“忘了告诉他,我这儿其实是有酒的。”始作俑者朝着陆小凤离开的方向,颇为遗憾地自语道。
    
胭脂味是不能带进小楼的,下次就别让他进来了吧。



花·切开黑·满楼:陆小鸡今天真有趣:)
陆·见花怂·小凤:我今天就不该出门QAQ

脑补了一下尧大的七童,啊,五年没看剧的十六岁花季老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