毋酩。

【陆花】被动型冲动(渣文笔/中短篇)

入坑六年纪念/头顶原著青天
很久没重温原著了,ooc预警!!!

嘛,陆花初心,五年级就因为他们一脚踹开了耽美的大门(然后摔断了腿再也出不去了x

PS:这篇设定陆小凤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了XD
但好像还不是太欢脱(还是很欢脱的x
 
那个…更新极其不稳定QAQ
以及圈地自萌,不喜轻喷w
   
 

 
【壹】
      
陆小凤要走了。
      
虽然他也从没在什么地方停留过。
      
他在走之前,对这个一向冷若冰霜,却喜欢自己的女人道:“沙曼,我是个混蛋。但是这个混蛋不想祸害别人,特别是一个美人一辈子。”
      
沙曼忍着泪意,怒道:“但你已经实在祸害我了,为什么不干脆祸害下去?你分明心有所属,我已看出来了!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莫名其妙:“这话可冤枉我了,虽然众所周知陆小凤是个花花公子,但女人可不好惹,我断不敢得罪女人。除了你,还有谁会让我心有所属?”
      
这并不算是陆小凤花言巧语,而像是实实在在的疑惑。
      
沙曼冷笑道:“你自己不知道,可旁的人不一定看不出来,”她像是又想到了什么,“就是不知道,陆大侠会不会追到了心上人,却又因为江湖上的大事儿,把人晾在一旁。”
      
她见陆小凤一副茫然的样子,就知道让他离开的并不是某个红颜知己,而是他自己,陆小凤。
     
但正因如此,沙曼反而希望他只是迷上了另一个女人,即使他不是这样的人。
     
因为如果只是一朵桃花,沙曼有自信解决她,把陆小凤抢回来。而一个真正的浪子,当他只是单纯想要离开时,是不会为一个女人驻足的,尤其这个女人还可能不是他的挚爱。
      
沙曼知道陆小凤的爱其实并不廉价,但现在她明白了,她还没有让陆小凤留恋一辈子的本事,却不是所有人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
沙曼的心很平静,也很苦涩,她突然想到了宫九。
      
思绪戛然而止。
      
陆小凤叹道:“沙曼,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又伤心又愤怒,更觉得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和我一样混蛋。但要我说,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这样,至少我就认识一个。”
      
沙曼道:“谁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道:“花满楼。”
  

    

【贰】
      
虽然二月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春天,但江南此时俨然有了暖意。
      
正如丁香姨曾说过的,陆小凤通常都在江南,作为一个浪子中的浪子,他也通常会在江南的酒楼里喝几坛酒,或是邂逅各种漂亮的女人和随之而来的麻烦。
      
今天阳光甚好,甚至有些耀眼。
      
虽说现在暂时没有新的艳遇和要解决的麻烦,但如此好的天气,陆小凤是应当挑一个合适的地方,要一壶好酒畅饮一番的。
      
正巧,陆小凤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。
      
所以当他手里握着一枝白梅花,站在花满楼的小楼下时,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何抛弃了难得的“休沐”和美酒,非要做一个不请自来的人。
       
他一边心道陆小凤啊陆小凤你是不是魔怔了,有酒不喝是傻蛋啊,一边刻意改了走路的频率,欲出友人不意,好在郁闷中寻个乐子。
       
然而,小楼的主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     
“你现在来做什么?这儿可没有女人,更没有麻烦。”花满楼背对陆小凤端坐着,悠然道。
       
这话开口本就极不明白又毫不客气,怎奈说话之人自身的温和优雅,竟让人生不出被冒犯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
而现下唯一听见这般言辞的陆小凤,也早已习惯了花七公子的熟稔。
       
陆小凤认命般地叹道:“你错了,我不喜欢自找麻烦……这次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      
花满楼未转身,折扇在陆小凤的视线里出现又消失,直到他忍不住催人继续说下去,才起身笑道:“你陷入麻烦的时候,可比现在聪明多了。除了你,谁会开这种玩笑,还要防着被我听出脚步声。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道:“看来我还真是个无聊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
花满楼笑道:“最重要的是,旁人就算来找我,也断不会只拿着一枝梅花。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看着手里散发着幽香的梅花,干笑道:“看来我不仅无聊,还是个无聊透顶的傻子。我信任你的耳朵和鼻子,却也怕极了它们,这花香连我都没闻真切。”
      
提到花,花满楼清俊的脸上泛着暖意,道:“看在这花的份上,便请你喝杯茶吧。名满天下的陆大侠,登门拜访就送一枝梅花,这听起来本就寒酸,若是因为这个连坐着品茶的资格也没有,又实在太过可怜了。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的胡子仿佛都蔫了下来,他苦笑道:“虽然这样很混蛋,但我还是要问一句,有酒吗?”

说完,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
花满楼也重新坐下,缓缓道:“我很想说有,可惜,”他拿起茶盏轻呷一口,“只有七童泡的茶。还是那句话,一个人若能知道他自己是个混蛋,总算还有点希望。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给自己倒了杯茶,忽然道:“你养的花死了一株?”
     
花满楼一顿,道:“自然没有。”
     
陆小凤道:“那为何戾气如此之重?”
     
花满楼又是一顿,叹道:“我只是为你错过的酒和桃花抱不平罢了。”
     
陆小凤也叹道:“后半句大错特错,作为我的朋友,你或许可以这么认为,但作为知己,你这是讽刺我。”他陆小凤的桃花十个有九个看的是他名声的面子,他也从不敢说自己喜欢她们中的哪一个。
     
红颜知己,红颜知己嘛。
     
等等,自己想这么多做什么?
     
花满楼却还是笑道:“知己只是知己罢了,情爱方面我却是不知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道:“我却知道你曾……”可话一出口,他便后悔了,后悔得想扇自己。
     
花满楼却不在意地接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我现在也不后悔动了心,而你那时为我赴险,我同样很高兴。现在,她只能算是一段普通的回忆了,就和我们过去任何一次案件一样。而且,她的本意不是为了请动陆小凤吗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看着他脸上的笑意,突然一怔。
      
他扯了扯嘴角,不觉喃喃道:“我不喜欢她们。”
      
花满楼忍不住道:“陆小凤,你很奇怪。”不得已的,他今天第一次叫他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
陆小凤也觉得自己奇怪,很奇怪。
     
他心道,我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我方才说了什么?
      
花满楼见他陷入沉默,便继续道:“你难道没有喜欢过薛冰吗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毫不犹豫地道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 
但事实上,他现在脑子里简直一片混乱。

我没有喜欢过薛冰?她死了,我不是很难过吗?
     
虽然这两个知己的对话里对“喜欢”这个词的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分歧,但总之陆小凤突然,倒不如说是终于,意识到了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灵异事件——他好像,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了。
      
花满楼自然也注意到了不对的地方。
     
但他虽然对这个老搭档有着旁人没有的直觉,可这难得的心有灵犀也断猜想不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。
      
他只是用些许诧异和怀疑的语气道:“那沙曼呢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突然露出了极古怪的神情来,平日里除了洞察力外吸引无数红颜知己的那张脸此时没了潇洒风流,眉毛皱成一团,倒有些可笑。
      
他在忍住自己乱说话的冲动。
      
当然,陆小凤不可能忍得住,毕竟就算是再武艺高强的侠客,也是斗不过这般离奇现象的。
      
可惜,这样难得一见的景象,对面的花满楼看不见,不然他定是要好好打趣一番的。
      
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听出陆小凤的呼吸凌乱,甚至好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      
他的笑容收了收,颇疑惑地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:“我唔…咳……不喜欢,不我喜……不喜欢沙曼……”
      
可喜可贺,花七公子也露出了平时难以得见的表情。
     
陆小凤尴尬地停了下来,他看见花满楼脸上的表情,他的确从没见过知己露出如此复杂的表情,现在却完全没有笑的心思。
     
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比花满楼更好笑。
     
况且,他好像又无意间惹了麻烦,一个天大的麻烦,在这样一个本不该有任何麻烦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
更让陆小凤头大的是,这次的麻烦,似乎和阴谋诡计没有什么关系——毕竟见多识广如陆小凤,也从没听说过哪种功夫或毒药,会让人变成现在这副样子。
      
花满楼立刻就恢复了淡然,消失了一秒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。
      
他道:“你不会是带着麻烦到我这小楼里来的吧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苦笑道:“我若说不是,你信吗?”
      
花满楼温笑道:“你这么说,我自是信的,但你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只好叹了口气,把自己的今天的遭遇老老实实地说了一遍。
      
花满楼听罢挑眉道:“所以,你今天来我这儿,不是自愿的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一噎:“呃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
这和我说的意思不太一样吧,但是……好像,没什么毛病……?
      
花满楼接着道:“你其实很喜欢薛姑娘或是沙曼姑娘,想和她成亲的那种喜欢?”他觉得,这样纠结的陆小凤,似乎十分有趣。
      
陆小凤。
      
成亲是什么操作,花满楼你的含蓄呢?
     
不对,什么玩意儿,我什么时候想和她们成亲了?!
      
我明明……
      
明明什么?
      
他现在正紧紧捂住自己的嘴,生怕自己说出了那句已经在脑子里兜转了几圈的——我不想和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成亲,我只想天天来你这里喝茶。
      
前半句陆小凤没有意见,后半句也……呸呸呸,陆小凤,你绝对不是这么想的!
      
花满楼见他好像又和未出口的话做起了斗争,半是担忧半是笑意地道:“你又想说什么了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: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
可惜花满楼看不见他那古怪又坚定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
花满楼道:“那你说的是真的,还是假的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放下手,沉默。
      
花满楼了然道:“你也不知?”
      
陆小凤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。”
      
花满楼仍在笑,可神情却有些不解,他道:“你怎么想到来我这里?”
      
这简直就像一个朋友,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人登门拜访的正常反应。
      
当然,请忽略问话之人是来者即是客的花满楼,以及陆小凤已经来了有小半个时辰了。
      
陆小凤愣了愣,话已出口:“想来,便来了。”
     
花满楼道:“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 
陆小凤道:“看……”看你。
     
陆小凤艰难咽下后面那个字,内心深处蓦地涌上一股强烈却并不陌生的情绪。
     
事实上他从刚才开始,就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,一个花满楼也在思考的问题。
     
既然言行不受控制,那他如今脑中的所思所想,到底是虚假的,还是连他也未意识到的真实?
     
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的想义正言辞的告诉自己,告诉花满楼,这不是我的本意。
     
可遗憾的是,细想来,之前他迷迷糊糊见到花满楼后,潜意识里竟有些欣喜。
     
他好像,对花满楼动心了。
     
而且方才感受到的,不是被控制诱导,反而是经年累月被压抑的情绪一举爆发……
     
这种感觉,在一众红颜知己身上都没有过,但薛冰和沙曼曾带给他相似的心动。
     
不,准确的说是冲动,无法长久,而尚且不及此一分灼热。
     
分析完觉得头头是道的陆小凤:“……”
   
等等,哪里不对?
     
啊呀,陆大侠,地上的那个,是你的三观吗?好像碎了呢。
     
花满楼见陆小凤又陷入了沉默,甚至屏住了呼吸,不由道:“陆小凤?”
     
听见花满楼连名带姓的唤他,陆小凤惊得茶盏险些离了手。
     
他叹道:“我真是流年不利。”
     
花满楼见他应是没什么事了,便微笑道:“虽然我并不想逼一个正在苦恼的人,而且那个人还是我的朋友,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原本想说的话。”
     
陆小凤苦笑道:“每一句?”
     
花满楼淡淡道:“每一句。”
     
结束今天的第三次叹气后,陆小凤对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命运放弃了抵抗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
  
 

  

 
 
  
  

  

   
  
  
   

  
 

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