毋酩。

【陆花】被动型冲动(前文链接/全文修改)

修改了之前的格式,lofter总是吞空格,索性直接空行

以及更改了很多不太满意的表达
不嫌弃的话还是翻一翻的好,因为之前的确非常不尽如人意!谢谢你们一直读下来!!

用电脑放了超链,因为咱不用电脑更文,所以之前一直……抱歉
主要是消失太久自己都忘了写了什么(要脸吗

壹、贰




【伍】

虽然陆小凤的轻功已是江湖一绝,可他仍觉得自己的轻功从没像今天这样好过,更绝不会想到这样好的轻功竟要用来躲花满楼。

陆小凤心下叹息,脚下却毫不含糊,彩翼双飞几个纵身,身后早就不见小楼的踪影,像是刚刚从未到过那里。

陆小凤停在了屋顶上。

这当然不是青楼的屋顶。

一想起方才种种,即使现在是顶热闹的夜晚,陆小凤也断没有到那地方的心情了,况且现下白日高悬,阳光正好。

陆小凤又叹了口气,他已经数不清自己这一上午叹气的次数了。

既然是不愿想也想不通的东西,陆小凤便索性抛之脑后,先解决最要紧的事。

简而言之,他饿了。

而这是一家酒楼的屋顶。

这家酒楼不说很有名气,却也不是很冷清,这儿的酒不最珍贵,但绝不糊弄人。

等到喝今天的第一口酒时,陆小凤的心情终于舒畅了些。因为他发现即使是店家这里最便宜的酒,也不像别处那样掺的水比酒还要多,有的还发了酸。

他还将花满楼借给他的钱攥在手心。

不知为何,他的手心竟有些汗湿了。

店小二小跑过来,问道:“您要些什么菜下酒?”

陆小凤几乎要把“黄酒”两个字说出口了,因为他正喝着白酒。

黄酒配白酒,岂非令千杯不醉者都无力招架?

在心情烦闷时,嗜酒之人岂非要用这种方式,让自己酩酊大醉?

陆小凤现在的确很烦闷,不仅如此,他还很闲。

除了关于花满楼的这个算不上麻烦的麻烦,他几乎只剩下大醉一场这一件事可做了。

但陆小凤顿了顿,最终只是强笑道:“贵店的拿手菜……”

小二立即倒豆子一样报了一串菜名。

片刻后,陆小凤看着满桌子的佳肴,一脸无奈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菜,喝这么好的酒了。

可他竟一点胃口也没有,而他手里还剩下很多钱——足够点城里最好的青楼里最美的姑娘陪他一晚的钱。

“我到底在做什么?”陆小凤问自己。

他摇了摇头,仰头往嘴里灌酒。


【陆】

令人舒适的熏香弥漫在空气中——免不了还有些催情的作用。

这里毕竟是青楼。

陆小凤本不想来的,可他还是来了,甚至现在的确如他白天所想的那样,正站在这家青楼最美的姑娘的房里。

可和预想中不同的是,他看见这样一个美人的时候,竟觉得对方没那么美了。

陆小凤,你完蛋了。

那美人显然见过他,但也不是多熟,她笑道:“陆大侠今儿晚上是怎么了?该不会是看上了哪家的千金,背着她来的吧。”

陆小凤扯了扯嘴角,道:“陆某今晚……咳,姑娘好梦。”说着便从窗户猛地滑了出去。

他分明听见身后那名妓子的轻笑,似乎在笑怎么会有他这样的冤大头,刚花完银子没就跑了。

陆小凤又到了屋顶。

还是那家青楼的屋顶。

他还在想那个姑娘的话,一时没意识到自己又叹了口气。

陆大侠看上了哪家的千金?

千金没有,公子倒是……

他决定在屋顶这么坐上一晚,好让自己犯了病的脑子清醒过来。

明明上午那些不是自己的本意,可现在他知道自己好了,却还是一想到花满楼,就觉得心跳乱了一下?

“陆小凤啊陆小凤,你真是疯了。”

月黑风高,谁都没有注意到屋顶上的陆大侠。

也没人知道他正想着花七公子,想着他会用什么方式和陆小凤分道扬镳——或是装作若无其事,只要陆小凤自己不再提起今天的事。

至于两情相悦?下辈子吧。

陆小凤不敢想。他混蛋了那么多次,这次却彻底怂了。

除非花满楼也疯了,才会喜欢陆小凤。可花满楼非但不疯,他还是个君子。

这般胡乱想着,陆小凤竟是坐着睡着了。

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他站在花府大门前,看着迎亲的人把轿子抬进门,耳边充斥着杂乱的、喜庆的声音。

新郎官是花满楼,而他是来喝喜酒的。

这个认知让陆小凤浑身发冷,却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陆小凤发誓,只要看见花满楼穿着喜服,礼貌和他交谈的样子,他立刻就放弃任何想法,无论是梦还是现实。

他睁开了眼睛。

看来还是骗不过自己。

陆小凤若是做了这样憋屈的梦还能入睡,那就真的是没心没肺了。

他掸了掸身上的灰,运起轻功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tbc.

PS:抱歉!我估算失误!小凤凰比预想的磨叽多了2333

天知道我昨晚好不容易熬夜写出来了一章,结果老家突然断网,没发布成功,结果全没了QAQ (因为回老家之前用电脑放了链接,就直接用老福特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8)